中信小说 > 历史小说 > 三国:一拳万斤力你管他叫文官? > 第239章 苏云的宠物,雀食很狗
  管亥恨铁不成钢,一拳捶在桌…哦不,自己的大腿上。

  半个月前。

  一向深谋远虑,睿智无双的圣女,突然发神经。

  居然当着不少渠帅的面,和大帅张饶以兵权对赌,说自己要率领本部兵马,在一个月内拿下东阿县。

  若是拿不下,便将兵权与自己交给他。

  而若是拿下了,便要张饶的兵权,以及…随意处置他的权力。

  “算算时间,咱们只有半个月了啊,而如今曹操却带着大军前来,我们…更没有机会了!”

  “唉!”

  管亥捶胸顿足。

  张宁眼中多了几分无奈。

  “管叔,这也是没办法了,以后我会给你解释的。”

  这张饶乃是她爹张角早年收的义子,深得真传。

  跟着张角走南闯北,在军中闯下了赫赫威名。

  如今拥兵自重,根本不怎么听她调度。

  甚至…仗着威望还想独揽大权。

  她也只能这般,才能夺权回来。

  若要她带着手里大军与对方火拼,她真有点做不到。

  毕竟,这些都是他爹当年,带出来的兄弟,都是穷苦百姓中的一份子。

  自己要是因为私欲对他们出手,还岂不是违背爹爹创立太平道的初心?

  当她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后,管亥也只能摇了摇头。

  “小姐,你什么都好,就是心太善良了!”

  “所以这些年,才被张饶渐渐夺权,若是我…早就切片了!”

  “这该死的白眼狼,呸!”

  张宁面无表情的摆了摆手,起身来到窗边看了看天色。

  小声道:“事情还未到绝境呢,我总觉得还有转机。”

  “回去休息吧管叔,明日咱们亲自去东阿,看看曹营的情况后,再作打算。”

  ……

  东阿,灯火通明。

  这两天里黄巾没来攻城,曹营众人也都乐的清闲。

  一群人坐在县衙,商议如何对敌。

  “这打仗赶路什么的,真是太累了!”

  “骑个马,大腿都磨烂了,唉!”

  荀彧岔着腿走路,满是痛苦。

  程昱咧了咧嘴:“你看我俩穿了丝袜,一点事都没有。”

  “要不你也跟着穿丝袜?还有肉丝的,要不你穿那个带什么字母的也行?”

  贾诩捋着胡须,上下打量着荀彧。

  “那劳什子字母看着不得劲,不如穿油光吧?适合你的气质!”

  说着,还将自己长满腿毛的白丝腿,抬起用手摸了一把。

  嗯…腿毛扎手!

  荀彧眼角一抖:“别闹!你俩跟着奉义已经没脸没皮了,但是我这辈子还有在意的人。”

  贾诩程昱眉头一皱,顿感不快。

  “你啥意思呢?我俩好心给你想办法,你鄙视我们?”

  “丝袜咋了,奉义说了这个就是为了男人骑马而发明的,女人能穿那是沾了我们的光!”

  “怎么,你对我们丝袜有意见?”

  二人胸大肌抖了抖,面色极度不善。

  郭嘉荀彧眉头一挑,一阵战术后仰,赶紧转移话题。

  “啊对对对!沾了光!”

  “呃那个…对了,奉义呢?不是说好商议对策,他人又不参加?”

  这不是怂,这叫从心。

  话音落下,苏云左手提着个鸟笼子,悠哉悠哉从外面走了进来。

  身后,还跟着一个满脸无奈的带刀护卫,黄舞蝶。

  看到苏云手里的鸟笼,曹操诧异不已。

  “你小子正事不干,居然学着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逗鸟了?”

  逗鸟这种事…曹操年少时也酷爱,还因此被家中叔叔不喜,说他不务正业。

  刘备年少时,也同样喜欢逗鸟玩狗,同样名声不好。中信小说

  没想到,苏云居然染上了这种,二世祖的恶习。

  苏云头也不抬,拎着鸟笼嘴里不断发出嘬嘬嘬的声音,另一只手则伸出手指进去轻轻摸着。

  在他眼里,无论禽、兽,都能嘬嘬嘬。

  “逗鸟?那是娘们干的事,我这叫撸鸟!”

  “这是今日小蝶在茅房后面的草丛里,发现的新物种!”

  “只要养上它,溜狗逗鸟能够一起享受!”

  众人侧目。

  目光顺着鸟笼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一脸惊奇。

  “嘶…这…这是啥玩意儿?”

  “狗头、鸟身?”

  “卧槽!从没见过这样的生物!而且我咋感觉,这鬼东西有种气质,和奉义你很像!”

  众人咋舌不已,都围了过来啧啧称奇。

  苏云昂首挺胸:“是吧!小蝶也说和我气质很像,我决定将它养起来当宠物。”

  “像我这样不一样的男子,养的宠物也得与众不同!”

  曹操眉头一皱,鸟笼里的生物看起来,真的很…招打,很贱!

  “所以…这啥?”

  “噢!这个啊,应该是传说中的,雀食很狗!”

  苏云龇了龇牙,大咧咧道。

  黄舞蝶以手抚额,跟着这货久了她发现,这哪是什么高风亮节的好人?

  就一不要脸的老色鬼,而且巨不靠谱。

  闻言,曹操几个战术后仰。

  “雀食很狗?好名字,符合你!”

  郭嘉更是拿起纸笔,唰唰画了一张画。

  看着手里的画,郭嘉满意的直点头,并提笔写了一个醒目的标题。

  《究竟是麻雀出了轨,还是狗子劈了腿?》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鸟和狗都能有结果,难道我还找不到媳妇儿?”

  “从这里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有时候找对象,物种也没必要卡的太死。”

  “真到了那一步,性别都不用卡太死,你们说呢?”

  众人无视了他的存在,转头聊起了正事。

  但商量来商量去,都没有一个好主意。

  他们想要的,是吞并这些黄巾贼,最好是不战而屈人兵。

  并非…全歼敌人!

  若是全歼,那倒是容易不少,只不过出力不讨好,下下之策罢了。

  “算了,用拖字诀吧!”

  “前几天应劭说黄巾内部有矛盾,咱们就朝这方面打听打听,看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

  苏云漫不经心说道,将鸟笼递给了黄舞蝶。

  但黄舞蝶却翻了个白眼,并不肯接,而且眼神特别嫌弃那贱兮兮的雀食很狗。

  “不提!我是护卫,不是侍女!”

  “本姑娘一身正气,将门虎女,我才不给二世祖提宠物呢!”

  黄舞蝶正义凛然的说道。

  曹营众人竖起大拇指,这黄舞蝶和黄忠一样,性格刚烈正气,哪怕很多男人都不如她。

  一伙人眼神玩味,纷纷看向了苏云。

  仿佛在说…也有你搞不定的妹子啊,靠颜值不好使了吧?

  苏云挤眉弄眼笑了笑,小丫头片子,我还拿捏不了你?

  “你给我提鸟,我给你讲个故事!”

  “讲个故事?”黄舞蝶冷冷一笑,充满了不屑:“你当我三岁小孩吗?用一个故事,就想哄我对黑恶势力妥协?”

  众人又给黄舞蝶点了个赞,硬气!

  可下一秒,对方的话却让他们将所有的赞美词,都收了回来。www.zxxs123.com

  “一个不行!最少得两个故事!”

  言罢,伸手接过鸟笼,妥协了。

  没办法,这年头娱乐项目太少了。

  而她则迷上了苏云嘴里的那些故事。

  就好比《林黛玉倒拔垂杨柳》,讲述的是一个叫林黛玉的女子。

  女扮男装替父从军,最后大杀四方一战成名,然而在参加庆功宴时却掉落了水晶鞋,又恰好被一见钟情的太子捡到的铁血故事。

  又比如…《熏悟空上错花轿,大闹七仙女》,讲述的是一只猴子出嫁时上错轿子。

  却意外嫁给矮人国中的七个小仙女,最后生下七个葫芦娃,这七个娃还能合体变成石头,并帮助了精卫填海。

  这一系列稀奇故事,让黄舞蝶深深着迷,每天都会和蔡琰她们缠着苏云讲。

  这就是苏云以前说的…追剧!

  “好!那我讲给你听!”

  “从前,有个太监…”

  说到这,苏云忽然闭嘴了。

  黄舞蝶眨着丹凤眼,眼巴巴等了半分钟没有后续,心急如焚问道。

  “下面呢?”

  “下面没了…”

  噗…

  太监?下面没了?

  黄舞蝶面色漆黑,这算什么破故事?就这么敷衍我的吗?

  她感觉自己被耍了,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于是恼羞成怒,一蹦就蹦到了苏云身上,张嘴朝其手臂咬了下去。

  “苏云!我要咬死你!嗷呜!”

  听到这话,苏云眼前一亮,忽然一个激灵。

  无比惊喜问道:“你真…要咬死我?没想到幸福来的如此突然!”

  “走!咱们现在就去!”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花颜小风筝的三国:一拳万斤力你管他叫文官?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