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小说 > 修真小说 > 我就是剑仙 > 第二百零八章 九婴!
  平静的海面上突然间风起云涌,迅速垂下大片铅云,气息压抑到极致。

  下一刻狂风骤然大作,掀起一道道巨浪。

  小船被巨浪高高抛起,又重重落下。

  无比沉重的滔天海水像是要把它给撕碎。

  面色平静的宋煜跟一脸苍白的冰清稳稳的站在船上。

  “前辈这样就有点没意思了,有事说事,没必要发这么大脾气。”宋煜传递出精神意念。

  “滚远一点!”冰冷的意念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

  有若实质一般,远比这恐怖海水带来的伤害还要大出很多倍。

  若非宋煜始终释放灵能,脚下的船早就四分五裂。

  宋煜看了眼冰清,道:“姐姐不用怕,你驾驶小船躲远点,我去会会他。”

  冰清看着宋煜提醒道:“这是海上。”

  再强大的修行者都有短板。

  在敌人的主场,以自己不擅长的方式去作战,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如果没有修出心神剑,面对这种强势的海洋大妖,宋煜也会尽可能的想办法把对方给骗出来,拉到自己熟悉的陆地和天空去战斗。

  但现在嘛,没那个必要。

  斩杀仙界妖王九婴分身之后,他对自身战力已经有了全新认知。

  别说丹道境,就算神魂境,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论能量储备他确实不如这些境界高深的强者,但论能量的“质量”和短时间爆发出的战力,他丝毫不惧!

  道火炼化过的灵力凝结成灵能,品质上远高于其他丹道境甚至神魂境。

  毕竟即便是神魂境,也只敢用道火炼化蕴藏神魂的内丹。

  照样不敢去炼化灵能和肉身!

  冰清对宋煜其实也很有信心,只是在这种汪洋大海,她担心并不擅长水战的宋煜会吃亏。

  见宋煜一脸自信,冰清提醒一句小心,驾着小船宛若离弦之箭,迅速离开这片海域。

  宋煜打算最后努力一下,道:“前辈……”

  轰!

  汹涌的海面上轰然冲起一股巨大的水柱,足有上百丈粗,近千丈高!

  恐怖神通震天撼地!

  当即就把宋煜给包在其中!

  下一刻。

  这巨大水柱迅速在降温、结冰!

  宋煜未做任何反抗。

  任由这超级水柱变成一根通天彻地的恐怖冰柱!

  迅速往海底沉下去。

  海面被这股力量掀起上百丈高的滔天巨浪,当即就将那座小岛给淹没。

  这冰柱重量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完全无法漂浮在海面上。

  带着宋煜一路“下潜”,迅速沉向海底。

  很多岛屿看着很小,那是因为它只是露出海面那么一丁点。

  下面很可能隐藏着一座超级大山!

  尤其这种远离大陆,地处海洋中间的岛屿。

  当冰柱几乎快要触底,前方已经出现一座巨大海中山体时,宋煜运转丹海中的灵能,丢出一团道火,瞬间将身体四周“烧”出一个很大空间。

  挥剑快速挖出一条通道。

  即将挖穿的时候,深吸口气,调整自身压力和频率。

  随后,一剑斩出,带着恐怖压力的汹涌海水瞬间涌进来。

  宋煜释放着强大灵能,在海底行走自如。

  朝着前方这座巨大的海底山体走过去。

  这一幕或许有些出乎那位九尾蛇的预料,一时间竟没能做出反应。

  直到宋煜已经接近大山,这才有大量海中生物朝着宋煜冲来。

  上百丈的可怕章鱼,几十丈的恐怖巨鲨,磨盘大……浑身闪烁着绿色幽光,挥舞着两个仿佛金属铸成的大钳子的螃蟹。

  全都散发着可怕的妖气,游动速度极快!

  杀向宋煜!

  宋煜身体四周十几丈方圆像是一个真空,里面没有任何海水。

  当这些可怕的海洋妖物撞击到那层无形结界时,顿时被撞得七荤八素。

  那条几十丈的巨型鲨鱼甚至因为用力过猛,脑袋都碎了!

  鲜血迅速然后四周冰冷的海水。

  宋煜随手斩出一剑,将超大的鲨鱼鳍给斩下来,迅速收进印章空间。

  “是你自己主动送鱼翅上门,不怪我。”

  体型庞大的章鱼试图用触角缠住宋煜,却被挡在结界外面无法进入。

  恐怖的触角竟然将宋煜形成的“真空场域”给包裹起来,试图凭借庞大的力量给挤爆!

  宋煜随手挥动手中剑,哐哐哐切下好几段触角。

  大章鱼瞬间崩溃。

  喷出大量墨汁,将本就幽暗的海水染得一片漆黑,迅速逃离。

  “弄这些虾兵蟹将过来,前辈未免有点看不起人了吧?”

  宋煜一边说,一边又随手将那个同样准备逃离的大螃蟹活着丢进印章空间。

  主动送上门的海鲜,岂有不要之理?

  这种成了精的大螃蟹,肉质一定很鲜美。

  见这些海中妖物拦不住宋煜,藏在暗中的九尾蛇并未表现出太多愤怒。

  在山体下方显现出一道门户!

  足有十几丈高的大门此刻敞开着,被一层无形结界保护着,压力巨大的海水无法进入。

  宋煜看过去,门户里面深邃幽暗,寻常人就算带着强光源,都无法照射出去多远。

  对他来说,这种程度的黑暗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这是一条很深很深的隧道,一路往上,应该通向山体中间。

  他面色从容的走进去,身后大门瞬间闭合。

  顺着这条通道向上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个豁然开朗的巨大空间。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感觉像是把一座山给掏空了,就算有明亮光源,普通人的视力都一眼看不到顶。

  幽暗、密闭、巨大、空旷!

  站在这里,会有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

  这里并不憋闷,甚至还能感觉到空气的流通,丝毫没有任何潮湿的感觉。

  也很整洁,石质地面上连一点灰尘都看不见。

  一个披散着垂地长发的老者,坐在这巨大空间最里面的角落。

  宋煜朝那边看过去,有些惊讶的发现这老者双手双脚,还有脖子上面,竟被巨大的锁链锁着,锁链像是从后面的山体中生出。

  仔细看去,那上还镌刻着无数的符文。

  心中很是惊奇,是谁把这样一个大妖给锁在这种不见天日的海底山体空间中的?

  此刻老者一动不动,仿佛刚刚外面的巨浪滔天和恐怖冰柱和他没关系。

  宋煜没有贸然接近,离着很远,冲老者一抱拳:“前辈还好吧?”

  老者花白的头发下面,闭着的双眼缓缓睁开,因为黑暗,射出两道绿油油的光芒。

  冷冷注视着宋煜:“你不是冰蚕道友的传承者,尽管伱拥有它的神通,但不一样。所以,你是谁?剑仙子的徒弟吗?”

  宋煜没有回答,而是问道:“前辈为何会被锁在这里?”

  “我乐意!”老者沉声说道:“我就喜欢自我捆绑,你管得着么?”

  听着老者怨气冲天的话语,宋煜往前走了一段,距离老者大约还有十几丈的时候停下。

  此时已经可以清楚看见,成人手臂粗的巨大黑色铁链上刻满古老铭文。

  稍微感知一下,几乎都跟“锁”“封”“困”有关。

  这要是自己锁的,只能说这条九尾蛇大妖应该是有点特殊癖好。

  老者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宋煜:“你想做什么?”

  宋煜一脸坦然:“印章。”

  “你来晚了,”老者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宋煜,“早已被取走。”

  “锁你的人?”宋煜问道。

  “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没本事放了我。”老者似乎想要动手,身后铁链铮铮作响,把他死死束缚在这里。

  顿时怒不可遏的发出阵阵嘶吼。

  四周温度骤然下降,变得寒冷刺骨。

  宋煜不为所动,在精神识海跟剑灵交流——

  “他这是啥情况?是不是想要阴我们?”

  “还真不是,印章确实不在这里,他也的确是被人给锁在这的,刚在外面那种级别的攻击,应该已经是尽了全力,这会儿没力气了,所以不想理你。”

  宋煜问道:“对方既然有能力把他锁在这里,为啥不干脆弄死?”

  剑灵更无语的回应道:“你当谁都像你这么生猛?九婴分身说斩就斩……弄死他是要沾染因果的,九尾蛇在仙界也是有名的妖王,没必要把他得罪死,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宋煜问。

  “更何况出手的人,应该和他是一伙的,大概是嫌这家伙不听话,杀又杀不得,这才把他给锁住,困在这里。”剑灵幽幽道。

  “你的那群恶亲戚?”

  “应该是吧,看这些铭文很眼熟,应该是他们的手笔。”

  “咱们可以利用一下吗?”

  “不可以,”剑灵迅速回应,“你别想着谁都能被你忽悠,不是谁都跟那个傻乎乎的小精灵一样……”

  “冰清是精灵?”

  “算是吧,山精中的一种。严格说并不属于妖,是精怪一类的,比较罕有。所以鬿雀在人间的分身才会把她留在身边,大概是想将来回到仙界之后,彻底养熟了再吃掉吧,”剑灵的精神波动中略带几分恶意的笑,“这种精怪可是大补!”

  宋煜:“……”

  跟剑灵的一番交流,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入得宝山来,却要空手回。

  杀眼前这条九尾蛇分身捞不到多少好处不说,还平白结个仇家,没有多大意义。

  看来李朝恩的问题,只能等自己将一身灵力尽数转化为灵能之后,成功结丹,然后给他带颗桃子出来才能解决了。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轻微的锁链响动,白发拖地的老者似乎轻轻动了动身子。

  看着宋煜道:“你不想知道印章被谁拿走了吗?”

  宋煜心说终于忍不住了吗?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他面色平静的说道:“无非是那些上古修行者,收拾了你这不听话的妖,拿走了印章。”

  老者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微微一眯,闪烁着妖异的光芒:“看来你果然是剑仙子的传承者,她还活着吗?”

  说着又忍不住略带嘲讽的道:“我们这群妖当年并无太多恶行,号称是下来乱世,其实不过是摇旗呐喊,她真正的敌人如今纷纷脱困,你问问她,有没有后悔当年心慈手软,放过那些狗东西?”

  宋煜懒得理会一个被困在这里的老妖,冲他摆了摆手:“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走了前辈,您自己在这慢慢待着吧,反正也死不了,死了也不是真死,无所谓的……”

  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老者开口,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注视着宋煜,“你来找那枚印章,是想要救人吧?我知道个地方,长着一株奇异草,你去替我做件事,我就告诉你那个地方!”

  奇异草?

  人间有奇异草?

  宋煜微微一怔,多少有些不敢相信。

  图图给他的图谱里有这玩意儿。

  通体发黄,生于不接天地之地,状若兰草,对各种道伤有奇效。

  属于很高级的一种大药,门后的修行界都没有。

  这老妖确实聪明,不仅看出宋煜寻找者字印的目的,还抛出一个不容拒绝的条件。

  按照图谱上的说法,李朝恩那种境界的生灵,若是使用奇异草,估计半片叶子便可痊愈。

  它的功效还不仅仅只是治疗道伤,烘干炒熟当成茶叶,还可以让精神力得到极大增强,尤其在悟道的时候饮用,效果更佳。

  “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宋煜问道。

  老者沉默了一下:“这座海岛上方有一道符箓,剑仙子可以找到……”

  “一株奇异草就想让我帮你解开封印?”宋煜看着他道:“不够,得加价!”

  老者眨巴着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多少有点懵:“你知不知道它的价值?这根本就不是人间的东西!是本座从仙界带来的种子,好容易才培养成功的!”

  宋煜道:“治疗道伤的东西,用来换取你脱困……实话,真的不够!”

  老者看上去十分生气,怒道:“反正本座也死不了,就算死了也不是真死,你走吧!”

  宋煜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这种手段他从小就会,老娘说她那个年代买东西砍价,转身就走属于基操。

  如果走出很远对方都没叫停,那就转一圈,等会再回来磨嘛。

  哪怕被嘲讽两句也没什么大不了。

  人太要脸会吃亏的。

  很显然,这种“高端”手段并不过时。

  在这场心里博弈中,老者明显处在弱势一方。

  “年轻人,别那么大脾气,一言不合就走,你回来,咱们再谈谈。”

  宋煜脚步放慢,却并未停下。

  这种时候若是真的立马停步转身,会给对方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他想要!

  “有什么好谈的?印章你没有,杀你没必要,区区一株奇异草……呵呵,不是我说话狂妄,就算前辈给我一片,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意义。”

  老者叹了口气,道:“我可以再送你一个消息,有关剑仙子的。”

  宋煜忍不住笑道:“前辈虽然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妖,但也没必要把我当成傻子,如果我背后真是剑仙子,有什么事情问她不就好了,犯得着听你说?”

  老者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是那些想要针对她的人,正在准备一场很大的阴谋,你若不信,可以问问剑仙子,问她听没听说过血祭大阵。”

  宋煜精神识海顿时传来剑灵无比震惊的精神波动:“问问怎么回事。”

  没等宋煜问,就听老者接着说道:“剑仙子当年够狠,一剑把连通修行界的路给斩断,让这世界从此绝地天通。然而这并不是一劳永逸的法子,如今大部分被封印的生灵都已经出来,他们找不到回去的路,就剩下这种方法,毁了这世界……他们可以回家!”

  说到这,老者沉默了一下,道:“剑仙子的想法或许是那些人会跟她争夺这个世界的道统,其实她错了,他们当年或许是这种想法,但现在绝不是。”

  “只要彻底毁掉这世界,血祭万灵,不仅同样可以毁了剑仙子道基,更是可以凭借这股力量,贯穿天地……”

  “虽然是一条血路……但有效。”

  剑灵道:“他没撒谎,这种方式确实可以!想不到那群人竟真的如此丧心病狂!”

  宋煜道:“你先别急,谁知道他说的真假?”

  他看着老者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事情是真是假?你和他们都是一伙的……”

  “什么一伙的?”老者愤然反驳道:“当年他们求本座的时候,本就是一场合作,他们拿出我正好需要的东西,本座派出一道分身帮忙。来到这里之后,本座发现事情和料想中有些不一样,他们给出的报酬,不值得我拼命,于是拒绝配合!”

  “那些人现在想要血祭万灵,也包括本座这道分身,明白吗?!”

  “你若不信,不用先把本座放出来,可以先去取了奇异草,然后去个地方,便知本座说的是真是假!”

  宋煜看着他:“你说。”

  老者道:“大妖长右,你去看看他在做什么,就什么都明白了!”

  长右。

  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名字让宋煜微微一怔。

  之前回临安还想去祭拜郭老来着,后来因为扶桑这边事出紧急,才没有过去。

  这件事,难道跟郭老背后大妖有关不成?

  “不要觉得妖物狡诈,真正狡诈的其实是你们人类!”老者语气略带几分嘲讽的说道:“既然你是剑仙子的人,我还是信得过你的!你去看看大妖长右,再去盯着点大正教的人。确定我说的是实话,别忘了过来把我放了。我当年就没跟剑仙子正面为敌,以后更不会!我现在再教你如何破解上面海岛的那道符箓,到时候你过来……”

  ……

  ……

  “他们想要灭掉这世界的所有生灵?”

  冰清驾着小船追赶那艘神舟,宋煜坐在船上跟剑灵交流。

  “正常情况下不应该这样,会沾染难以想象的莫大因果,”剑灵的精神波动中也带着几分难以理解,“图图,出来分析一下!”

  已经很久没有冒头的图图终于出现,说道:“确实不应该发生这种事,他们知道我即便斩断与修行界之间的联系,也会留下一道门户,只要找到那道门户,还是可以离开的。血祭万灵……简直就是疯了!”

  宋煜说道:“妖魔乱世,不也屠戮世间生灵?”

  “不是一个概念,血祭会将这世界的所有生机全部耗尽,变成一个永久荒芜的地方。”图图说道:“会沾染恐怖因果,仙界生灵除非是疯了,否则绝不会轻易做出这种事。”

  “是不是,看看就知道了。”宋煜沉声道。

  世俗皇朝争霸,人间大一统,在这件事情面前简直就像个笑话!

  怪不得这么长时间,只见各路大妖在活动,鲜少见到上古修行者。

  即便偶尔见到,也都是些当年从修行界过来的“小喽啰”,被那些大妖给收为手下。

  “但还是有些不太对,官家背后……难道不是这群人吗?还是说他们这群人内部也分派系?”宋煜突然想到这件事。

  “九尾蛇既然敢这样说,一定不是无的放矢,这件事情还是要重视起来,否则很容易会发生无法挽回的恐怖事件。”剑灵说道。

  图图只是叹息一声,没有再说话。

  估计是在自责。

  在追上那艘大船之后,宋煜过去跟船长打了个招呼,说有急事需要先走,便带着冰清朝着临安方向,驾着小船一路疾驰。

  冰清察觉到宋煜情绪有些不对,明明在扶桑的时候还很开心,像是捡到宝了。

  去找九尾蛇的时候也没什么异常,依然一脸自信。

  结果从那里出来之后,整个人都陷入到一种奇异的沉默当中。

  身体中仿佛蕴藏着一座恐怖的……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

  ……

  ……

  建元二十五年,十月二十。

  宋煜带着冰清回到临安。

  让冰清先回家,他则一个人来到皇宫求见官家。

  宫廷侍卫对这位当了诸侯王依旧不该江湖本色的年轻人已经彻底麻木了,迅速进去通传。

  很快,宋煜在御书房内,见到了官家。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官家一见宋煜,顿时忍不住瞪起眼睛教训。

  “臣这不是回来了嘛。”宋煜露出笑容,看上去与平时没有任何异样。

  有能力血祭人间万灵的,十有八九是图图那些亲戚。

  甭管眼前这位官家究竟还是不是从前的那个官家,宋煜都想知道,他背后到底是谁。

  “说吧,扶桑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官家拿这混不吝也没办法,示意宋煜坐下说。

  “齐国大妖被我斩了,松本志被我推上扶桑王的位置,从今往后,永远是我汉家藩属。”宋煜说道。

  “九婴被你斩了?”官家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本章完)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