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如玉看着琳琅伸开的手臂,似乎这样的就已经算是很大。

  沉默一瞬,她问:“那,如果像一间屋子那么高呢?”

  琳琅瞪圆眼睛:“一间屋子?我的天,那得是镇压什么样的邪物啊!”

  她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从未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你从哪听说的?”方丈好奇问。

  “我……”琳琅刚想说,又想得曾经对霍长鹤的承诺,不和任何人提起她的来历。

  于是,又翻个白眼道:“我不告诉你。”

  方丈语结,颜如玉摆手:“你先去看看,那个布褡子,别惊动别人。”

  方丈点头退走,颜如玉又问琳琅:“是听谁说的?”

  “我是偷听,这种事本来也轮不到我知道,”琳琅垂眸,眉眼间无限落寞,再抬头时,又是一片明亮,“每逢明酋部有大祭的时候,我都会偷偷过去。”

  “不但有好吃的,还能捡些有意思的东西,听些有趣的事。镇魂兽,就是听他们大祭司说的。”

  “他们的大祭司,是个很厉害的人,据说能通天神,能得到神明的指示,”琳琅声音不自觉低下去,“还有人说,明酋部最后覆灭,但是他们的大祭司却逃出生天,被神明救走了。”

  “明酋部覆灭?”颜如玉微讶,“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吗?”

  “对呀,”琳琅点头,“他们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对了,他们还是王爷带兵围剿的。”

  颜如玉恍惚大悟,真是糊涂了,对,当初明昭郡主和亲的那个部落,就是明酋,霍长鹤后来带兵开战,把他们剿灭。

  竟然已经不在了?还想着有线索过去查探一番。

  现在部落都没了。

  颜如玉一时无言,捻起那张画着石兽的纸。

  琳琅目光一扫,看到石兽下面另一张图案,又“咦”一声。

  “怎么?这个你也认识?”

  琳琅摸摸头:“我不认识,这是一种古老的文字,我不懂,但是我当年在明酋的大祭上见过,两边的幡,上面写的就是这种符文。”

  “虽然不记得具体是什么样,但可以肯定,就是这样勾勾弯弯。”

  又是明酋。

  颜如玉在心里给这个部族记上重重一笔。

  “好琳琅,”颜如玉拿几个红果子给她,“去玩儿吧。”

  琳琅欢喜接过,道了谢出去,院子里响起她的欢笑声和招呼大当家的声音。

  颜如玉送给她们的除了新衣就是些练体能的东西,俩人新奇又欢喜,每样都爱不释手,天天练。

  听着外面的动静,屋子里掌起灯,颜如玉坐在桌前,看着两张图案,思索着琳琅说过的话。

  恰在此时,空间震动起来。

  “怎么?”

  “我刚刚偷看了,”方丈低着嗓子说,“他那个破布褡子,不见了。”

  颜如玉动作一滞:“不见了?”

  “是啊,我去他院子里,他没在,黑漆漆的,悄摸进他屋里,没人,原来那个布褡子就挂墙上,我时常能瞧见,但今天没见。”

  颜如玉一时没说话,方丈听不到她的回应,小声问:“如玉?哈罗?Areyouhere?”

  “依思克油斯……”

  “别密了,我还在,没走,”颜如玉开口,“这事儿你先别管,也别试探,我来处理。”

  方丈也预感到事情重大,爽快同意:“行,那我全力追踪那几个天杀的烧粮的。”

  “好,万事小心。”

  方丈答应一声,颜如玉刚要退出空间,又补问一句:“你在哪呢?”

  “我呀,我还在他院子里呢,他……”

  方丈声音陡然拔高:“哎呀我去,有人来了!”

  随后就是忙音,挂断了。

  颜如玉:“……”

  匆忙退出,低头看着图案,折起收入空间,想着方才方丈惊呼声,此事不同寻常,万一大儒真有什么不妥,那岂不是……

  颜如玉没再等,快步出院,去大儒的院子。

  ……

  方丈出空间,扭头正想走,已经来不及,外面的人推门进了院子。

  这院不大,四四方方,也没个躲的地方——除了进屋。

  但一进屋,人家要是也进屋,那就更说不清。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方丈拍拍自己的脸,默念数遍提醒自己千万要自然,别露出什么马脚来。

  回转身往院外走,和进来的大儒正对面。

  “你怎么在这儿?”大儒意外地问。

  方丈拧眉:“你还说呢,不是说了今天要给我帮忙吗?你去哪了?等你半天不来,找你你又不在。”

  他说得一本正经,还有点不太高兴的模样,目光在大儒肩膀上的布褡子一掠。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果然!那上面的图案就是颜如玉画的那种。

  大儒愣了愣:“我说了今天要给你帮忙?帮什么忙?”

  方丈眼睛圆睁:“你……行行,没说,行了吧,我自己胡说八道呢,我走了。”

  他说罢要走,大儒见他这样,莫名有点心虚:“行行,我的错,我忘了,今天有点事,上街去了。你要帮什么忙,等我放下东西,这就来。”

  大儒进屋,去放布褡子,方丈轻吐一口气,抬头看到颜如玉从外面进来。

  方丈赶紧冲她摆摆手。

  大儒从屋里出来,看到颜如玉也来了,态度立即恭谨:“王妃,有什么吩咐?”

  “有两本古书残卷,看不太懂,想找你瞧瞧。”

  颜如玉这借口,比方丈的可信多了。

  大儒眼睛微亮,他最喜欢别人把他当大学问家。

  “行,行啊,书在何处?”

  “在王爷那里,王爷稍后就回,你们先随我去前面吃饭。”

  两人跟她一起走,到前院,颜如玉让方丈招呼着大儒,银锭他们几个也从外面回来,一群人热闹得不行。

  颜如玉看准机会,给方丈递个眼色,随即转身去大儒的院子。

  院子寂静,她没点灯,拿着小手电进屋,光线在屋内一掠,最终定到墙上。

  如方丈所言,就在墙上,挂着大儒的那个布褡子。

  她走过去细看,布褡子挺旧,看得出来用了些年头,边上有的地方都起了毛。

  上面的图案不是绣的,而是不知用什么画上去的,时间久远,颜色退了些,但没有脱落。

  图案栩栩如生,正是她画的那种镇山兽。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