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名鼎鼎的0号异种,就算周围的人并不清楚他的来历,但是能让宫湘如此重视,还是睢宁亲自去找的,大家对面前这个脸上只有一只眼睛的人的重要性还是有所了解的。

  但是内尔伽勒的表现太过于温和,尤其是对着睢宁,简直是言听计从。

  “对了,”睢宁目光温和地看向对方,“我给你改个名字怎么样?”

  内尔伽勒微微一愣,声音更小了,“什么?”

  睢宁想了想,“厄尔庇斯怎么样?”

  内尔伽勒是周臻和宫家给他的名字,从他有了神志开始,就背着瘟疫和灾难的名号生存在世界上。

  哪怕他没有害人的意图,从来都是受害者的一方。

  出生之日起,他就如同他的名字,被人厌恶,四处驱赶。

  但实际上他并不是邪恶的,邪恶的只是人类,还有他们过于贪婪的内心。

  0号异种反而成了现在有可能拯救世界,拯救睢宁的希望。

  厄尔庇斯是古希腊中希望的化身,睢宁希望不论结局如何,0号异种能够得到自己迟来的、平等的待遇。

  0号异种眼神一亮,他似乎拥有人类的知识储备,明显知道厄尔庇斯的含义。

  “我很喜欢。”

  这四个字声音小的睢宁差点没听见,她看着厄尔庇斯跟着实验员离开,脚步都轻快了些。

  白之言睨了睢宁一眼,“你对他倒是好。”

  睢宁笑眯眯,“他又没有主观伤害谁,说到对谁好,年长明能来2区帮忙吗?”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睢宁的异种和人类和平相处的计划,需要有人来完成,宫湘负责大局的指挥,年长明就是个好选择。

  白之言笑容深了些,看着睢宁的目光带上了警告。

  “不可以。”

  “我不会将年再交给你们。”

  睢宁耸耸肩,“我以前是在他手下干活好吗?别说的像是我奴役他。”

  白之言似乎没有听见一样,“年的主意你别打了。”

  睢宁虽然不太理解白之言和年长明之间的纠葛,但是作为知道更多的宫湘似乎意有所指。

  “有时候一味地按照自己想的去做,对方只会更反感,你不如问问年长明自己想怎么样?”

  白之言沉默了,他没有回答,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在思考。

  之后的一段日子很平静,白之言的确派了两个科研的人过来,时不时还会陪着年长明一起来2区走走。

  睢宁看年长明精神好了不少,但始终没有单独和他沟通的机会。

  毕竟两个人也没有太多私交,年长明和白之言间古怪的氛围睢宁一个钢铁直女并不清楚。

  倒是麦琪和阿忒娜很八卦。

  “我觉得是霸道小舅子爱上我。”

  “白之言看上去也很像那种病娇狂人,年长明是不是被他软禁了。”

  睢宁听过两人的议论,觉得有些少儿不宜。

  睢宁还单独去找过一次厄尔庇斯。

  宫湘给他准备的房间很好,和睢宁在第五研究院时候的宿舍差不多。

  厄尔庇斯应该也是第一次拥有自己的房间,能够一日三餐按时吃,虽然他没有进食的需要,但是他喜欢和人类一样。

  这一点上,他很好满足。

  厄尔庇斯性格内向,没有什么要求,研究室里大部分人都还是很喜欢他的。

  专门负责照顾他的小研究员看上去才二十出头,干干净净的一个小伙子,叫毕朗。

  厄尔庇斯内向,他则很阳光,经常给厄尔庇斯讲以前生活的各种趣事。爱读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更新最快。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下载: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敬请您来体验无广告阅读app爱读免费小说app

  厄尔庇斯虽然不爱说话,但是毕朗不介意,他能看得出来对方听得很认真。

  看到睢宁来,毕朗礼貌地为两人留下了空间,而厄尔庇斯只有在看到睢宁的时候,才会笑。

  “你来看我了。”

  睢宁看厄尔庇斯的房间风格其实很简单,所有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

  他似乎更喜欢坐在地上。

  睢宁和他并排坐下。

  “在这适应的怎么样?”

  厄尔庇斯点点头,“挺好的,大家对我也很好。”

  “实验呢?会疼吗?”

  一想到做实验体,睢宁就觉得是件很残忍的事,但是厄尔庇斯反应良好。

  “不会疼。”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比之前好多了。”

  对方的大眼睛虽然看着有些骇人,但是却格外清澈,睢宁放下心来。

  “你为什么会和我回来?”

  厄尔庇斯对睢宁过于温和而亲切的态度,不可能是因为睢宁面善,要说面善,绝对是白之言更有优势。

  厄尔庇斯大大的独眼中露出些不自然,他微微低下头,“因为我觉得你很亲近。”

  “我们身上都有祂的气味。”

  睢宁立马明白了厄尔庇斯的意思,“你是说……旧神?”

  厄尔庇斯点点头,“你身上有心脏的气息,我应该是臣服于你的。”

  睢宁抓住了关键词,“应该?”

  厄尔庇斯点点头,“你还不是真正的新神。”

  厄尔庇斯一直四处躲藏,并不清楚睢宁的事,他所有知道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是旧神眼睛的化身。

  “你知道我……这颗心脏是怎么回事吗?”

  厄尔庇斯点点头,细细道来。

  “旧神的心脏在受到危险时会离体寻找新的容器,在合适的时候完成新旧神的交接。”

  看睢宁并不意外,就知道这些她都知道。

  “而新旧神的交接时间其实是根据你的能力判定的,”厄尔庇斯看着睢宁认真道,“你现在能力还达不到参与新旧神交替。”

  这一点睢宁倒是自己也清楚,虽然自己这两年强劲了不少,但是当时的旧神,不过是用了自己快被打死的躯体,没花费几秒钟,就打败了希文。

  他们之间的差距还很大。

  “这我明白。”

  厄尔庇斯看得出睢宁并不骄傲自大,她的势在必得更多的是一种设置了顶点以后的攀升。

  “当你的能力接近那个点,你就能知道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进行交接。”

  “你广收信徒的做法是对的,作为神来说,信徒就是神力量的来源。”

  厄尔庇斯看着睢宁露出诧异的目光,提醒道,“你拥有旧神没有的优势,你会成为新神的。”

  有一句话他没有说。

  而我,也必定会帮你。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无广告阅读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网站转码内容不完整,退出转码页面或者下载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