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

  伴随着申城号航母拉响汽笛。

  第三舰队舰长应柏宇,向全舰舰艇官兵下达作战命令。

  命令下达完毕。

  第三舰队(原龙骧号)舰队解锚出港。

  军舰在拖船的拖动下缓缓抵达深水区。

  拖船撤离后,第三舰队向狮子口,滨城海湾前进。

  何卫国神色凝重。

  “命令海军陆战一师,二师,三师,马上登舰。”

  “我齐鲁舰、辽沈舰,前往安东部署。”

  …

  田顺平再次拿起电话。

  他分别挂电话给陆战一师,二师和三师。

  要求他们在短时间内,快速登舰。

  在徒河海训场训练的海军陆战队接到电话,迅速集合部队,带上武器装备,第一时间前往徒河港口。

  豫章。

  吾三军团近两万余人撤出野人山。

  在石川的带领下,他们徒步行军,朝着豫章车站火速前进。

  整个豫章车站前后十里。

  到处都是排队等待登车的战士。

  吾三军团刚进豫章城。

  守在豫章前沿的第三路军岗哨,便架起了机枪。

  哨兵看着绵延数里的行军队列,他有点懵。

  东北野战军下达的两军合作事宜,正在层层下达。

  哨兵明显是没有接到有关命令。

  他在石川前进的时候,突然拉动枪栓,并扣动扳机,朝着石川脚下开枪射击。

  吾三军团立刻架起枪警戒,并迅速将石川拥簇到身后。

  石川看着开枪的哨兵。

  他拨开前面的警卫员肩膀,“小兄弟。”

  “我是吾三军团长石川。”

  “麻烦你通告一下你的上级,我们要北上抗战。”

  “你们黄长官应该接到相关通知了。”

  …

  守住机枪的士兵愣住。

  他没有离开。

  而是示意身边的人去请示。

  伫立在机枪手身边的男子背上步枪,他进到岗楼,给上级挂去电话。

  几分钟后。

  男子走出岗楼,他走到机枪手身边,“把枪放下,省的走火。”

  “第三路军司令长官李忠义,和吾军达成君子协定。”

  “双方停止对抗,一致北上抗敌。”

  …

  机枪手倏地放下手里的机枪。

  他们绕过环形工事,面朝吾军队列,快步小跑到石川面前。

  “对不起长官。”

  “请恕我刚刚冒昧。”

  “黄副司令为贵军调配了专列,请您入城。”

  石川向机枪手两人回敬军礼。

  “谢谢你们。”

  他没有在豫章城门前多做停留,带队快速进入城内。

  沿豫章城内大街小巷,全部都是集结待发的第三路军军队。

  看到吾军大摇大摆的进入城内。

  他们所有人神色一紧。

  就是这支部队。

  他们在野人山互相打了半个多月,始终连个影子都见不到。

  不知道发出去多少发炮弹。

  明知道这支部队就在野人山。

  可无论是上山搜索,还是对野人山进行炮击,他们都没有任何发现。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这支神出鬼没的部队,竟然会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们的出现,惊呆了第三路军参战的金陵军队。

  特别是看这些人的精气神,非常的足。

  虽说穿的可能简朴一些。

  但不能够否认,他们打仗的能力。

  石川带着吾三军团的人,一路抵近车站。

  黄宽的副官走到石川面前,他敬礼道:“报告长官,我是黄副司令的副官廖磊。”

  “特意在此等候贵军的到来。”

  …

  石川向廖磊回敬一个军礼。

  “廖长官,谢谢了。”

  廖磊微微一笑,他指着停靠在另一条轨道的空车车厢,“石长官请。”

  石川命令部队快速登车。

  有他的口令,战士们动作非常迅速,全军甚至跑了起来。

  廖磊站在一旁,看着这支精神抖擞的部队,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app更新最快,无广告,陈年老书虫客服帮您找想看的书!

  等到吾三军团登车完毕。

  石川向廖磊告别后,火车缓缓发动,并离开豫章车站。

  看着还在登车的金陵军队,石川内心触动很大。

  东北野战军究竟发展成了什么样子?

  他们竟然能够调停吾军和金陵的斗争。

  这背后蕴藏的能量,太大了。

  …

  廖磊一旁,看着离站的军列缓缓加速,少校军官疑惑道:“副官。”

  “我们战士们也是去打鬼子。”

  “他们也是打鬼子,为什么要单独给他们留一辆军列?”

  少校想不通。

  廖磊看向疑惑的少校,他嘴角抽动了下说道:“你懂什么?”

  “我们在野人山没有打垮的人。”

  “不一定鬼子打不垮。”

  “你以为双方的合作是永久的吗?”

  “我们和他们早晚要打一场生死仗。”

  “这个时候,谁先到北方战场谁吃亏。”

  “借这个机会,消磨一下他们的战斗力。”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app。下载地址: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等我们帮东北野战军收拾完鬼子,扭头就能收拾他们。”

  廖磊嘴角上扬。

  他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

  少校一只手揣在兜里,他看着已经消失于眼前的火车,“懂了,这一招真高明。”

  …

  在吾军前往北方的时候。

  西海。

  一座关押战犯的监狱里。

  一个年轻的男人挂在十字架上,他嘴里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西海的马,一万年也变不了……”

  …

  江海走到男人面前。

  男人是马跑方的儿子马圆。

  他所重复的内容,是给他阿爸挂电话时候吹下的牛皮。

  江海是个明事理的人。

  他既然喜欢吹,就让他一直吹。

  一刻都不能停下。

  马圆看到江海,他喘了口粗气,“长官,饶命。”

  …

  江海挥起鞭子抽了过去。

  啪!

  马鞭抽到马圆身上,疼得他嗷嗷直叫。

  “我给你起个调子,西海的马,一万年也变不了,念!”

  …

  这时,孙英走到江海面前,“老家来电报了。”

  江海一愣。

  他把鞭子丢给看守马圆的警卫,他跟着孙英往外走,“孙英啊,我看古书里说,这大西北有个地方叫楼兰古国,等你有空了,去找找看,说不定能弄点军费。”

  孙英:……

  好家伙。

  他好歹也是第二集团军参谋长。

  在江海面前都快干成考古的了。

  他没有顺着江海的话往下聊,而是说道:“东北野战军全军一级战备。”

  “叶副司令有危险了。”

  江海愣住。

  他眉头一拧,“怎么回事?!”

  …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